媒坊 | 一粒藏地微尘:《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:仓央嘉措诗传》

来源:传媒学院发布时间:2021-11-26浏览次数:14

不知多少人入藏是因那布达拉宫的红墙,大昭寺门前的澄澈阳光。或者,换句话说,是因传闻中那抹葬身湖底,徒留叹惋诗章的,西域最大的王

 

素有“落梅风骨,秋水文章”美誉的白落梅以清丽细腻的笔触写下诸多才子佳人。其中,《仓央嘉措诗传》算是明显体现个人风格的一本。女性独有的婉约情思与理性史证的完美融合,由此诞生诗传散文。她说:“仓央嘉措,亦是万物之中的一粒微尘,但他是一粒让众生感动的微尘。”



红尘之间,是追寻,亦是宿命。三百年后有唐卡的经幡、堆绣的帷幔,和结局众说纷纭的流传。而三百年前信仰红教(宁玛教)的门巴族少年如同其他族人一般,成长在最广阔的自然,与邻家青梅相伴。然而平静的一切随着五世第巴桑结嘉措派遣使者而宣告结束。从此,青灯古佛,孑然一身。白日里,他是高高在上的六世达赖,受万民敬仰。夜晚,难以明言的孤寂折磨着这个年仅十五的少年。第巴掌控权力,王座的权杖始终沦为空淡。佛法枯燥且要求严格。然而,仓央嘉措不愧为活佛转世。他博学、聪颖、仁善,却唯独缺少为王的杀伐果断政局纷乱,权力旁落,已经不是仓央嘉措关注的重点,他的心思早已流浪在拉萨街头。戴上假发,哼唱情歌。人潮涌动的街头酒馆,让他仿佛梦回到家门前。那场突如其来的雪和蜿蜒上山的脚印,是否也是另类的美好。

 

最终,仓央嘉措的故事停留在传闻中的青海湖,而诗传中提到阿旺伦珠达吉的《秘传》,仿佛是他的后世。再度回到拉萨之后,早已物是人非。化名远渡,终是得道。但至少,这也是慰藉,是信仰,是不忘。



尘嚣的宿命,常有悲悯。

 

书中说“世间的事,从来都是有得有失,你以为拥有了人间唯一的太阳,却不知早已丢失了最明澈的月亮。你以为自己是一个可以执掌天下的风云霸主,却不知道同时也失去了人生最简单的幸福。”都是体会,都是过往。

 

读白落梅笔下的仓央嘉措,文字质朴清新,饱含禅意。历史循序渐进,却再不似当年,孤寂雪山上,贪恋凡世的少年